打开APP
美股新股解读|近内忧远外患,乐活赴美“补血”
胡湘圆 12-08
阅读量

乐活,由音译“LOHAS”而来,该词是英语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意为以健康及自给自足的型态过生活,而坚持乐活生活理念、拥护乐活主张的族群则被称为“乐活族”。

别以为“乐活族”在生活中不常见,在闯关纳斯达克的路上,便出现了这么一家“乐活族”企业。

它就是乐活天下,其创始人张延悦就是一位“乐活族”。1999年,张延悦将乐活理念引入中国,便开启了他漫长的“乐活”传播之路 。2013年,他正式创立乐活天下,凭着敏锐嗅觉切入生鲜领域,成为国内最早进入生鲜新零售领域的公司之一。目前,该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家集软件开发、电商服务、智能零售、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生鲜供应链管理为一体的综合性股份公司。

2016年8月,乐活天下成功登陆新三板,随后因“更大的梦想”转战纳斯达克,2019年12月9日,该公司正式公开递交赴美招股书,股票代码定为“LOHA”。随着乐活近期再次更新招股书动作的释出,其似乎离登陆纳斯达克更近一步了。

智通财经APP获悉,美东时间12月4日,乐活更新招股书,公司计划发行250万股A类普通股,发行区间在8-10美元之间。若公开发行价为每股9美元,扣除承销折扣和应付发行费后,公司预计将从此次发行中获得大约1960万美元的净收益。如果承销商全部行使超额配售权,则净收益约为2285万美元。

此外,该公司还计划将发行所得净收益分别用于以下用途:约20%用于增强信息开发技术;约45%用于扩展供应链和分销渠道;约35%作为一般营运资金。

上述计划看起来是美好的,但乐活天下平静的外表下,实则暗涛汹涌:内有营收增速放缓、负债居高不下、现金流紧缺的隐忧,外有一地鸡毛的生鲜行业困扰。故而,乐活天下赴美上市的路上真的能够“乐活”吗?

互联网和技术基因兼备的生鲜小而美

不同于阿里的盒马鲜生、永辉的超级物种的“B2C”运营模式,乐活天下的运营模式主要是面向B端消费者的,即F2B2C(“企业对消费者的农场”)模型。

据悉,该模型能够乐活天下产品直接从客户来源向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新鲜和天然产品,具体运作方式则包括农场直出、冷链物流、移动仓库配送、批发、创新社区营销(主要是城市经销商、智能微型集市及团购)等。

(图片来源:乐活招股书)

在这一运营模式下,乐活的业务主要由批发+创新社区营销两大业务构成。具体而言,除了占据在传统批发业务有所布局之外,该公司还智能微型超市积极追求新鲜产品的智能零售开发,另外,其智能超市还与自主开发的微信小程序“ Lohas City”相结合,可以为其客户提供便利的购物体验。除此之外,从2018年末起,该公司还开始提供社区购买计划,进一步打开其销售渠道。

在基于上述模式,不难看出,乐活天下是一家兼具互联网基因和技术基因的生鲜新零售企业。

而互联网基因和技术基因双轮驱动下,该公司在农产品储备及供应链管理方面具有比较明显的优势。据招股书披露,该公司可提供148多种新鲜,绿色和健康的产品,其中主要包括进口水果,野生捕捞的海鲜,蔬菜,鸡蛋以及营养丰富的干货。供应链方面,目前,该公司在16个国家/地区拥有102家海外和5家国内供应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但由于乐活的地域化基因很重——兴盛于深圳,式微于深圳,所以它在全国范围内知名度远不如阿里的盒马、永辉的超级物种。与此同时,地域基因的限制也使得它抵抗不了什么实质性冲击。

具体来看,在2020年初公共卫生事件这一只“黑天鹅”的冲击下,该公司业绩立马就“缴械投降”:截至2020年3月30日的六个月,乐活实现收入为2688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492万美元同比降40.16%;实现净收入为54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65万美元同比降79.57%。

(图片来源:乐活招股书)

当然,如果更近一步探究其招股书,就可以发现,乐活恐怕不止营收净利骤降这一只“虱子”。

三大财务风险“在路上”

就目前乐活天下的财务数据来看,该公司主要面临三大财务风险,具体如下:

1、营收净利增速放缓,整体业绩遭遇增长“滑坡”。

事实上,乐活天下营收净利下降的表现并不是今年才出现的,将时间线往前拉一点,其增长速度也早已显露出放缓的趋势。招股书披露,2017财年至2019财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5727万美元、8519万美元、1.05亿美元,其中2018财年和2019财年分别同比增长48.75%、23.76%。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14万美元、878万美元、869万美元,其中2018财年同比增长70.70%,2019财年同比下滑1.02%。

基于上可知,乐活天下的经营业绩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出现了增速放缓的现象,而这也说明了其目前的主营业务或面临一定的增长压力,同时这也侧面地反映出乐活的商业模式短期内还是难以实现消费者高频消费的行为。

2、负债逐年攀升,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0日,乐活的负债总额为1570万美元,流动负债为1540万美元,占负债总额的98%。此外,截至2018财年和2019财年,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分别为665万美元和1437万美元,流动负债分别665万美元和1011万美元,可见近两年来,该公司的负债情况是呈不断攀升之势的。

(数据来源:乐活招股书)

令人担忧的是,负债高企的同时,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却少的可怕。截至2020年3月30日,乐活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未经审核)仅为6000美元,经营活动提供的现金净额则为17万美元。这种背景下,该公司的偿债压力可见一斑。至此,该公司还在招股书提示风险称,目前公司正拖欠了海尔保理公司一大笔未偿债务,恐会对该公司业务发展带来一定风险。

3、存货高居不下,一旦出现存货减值的现象,恐使其蒙受一定损失。

据招股书披露,从2019财年到2020年3月30日,乐活的存货从952美元攀升至1749万美元,增长之势令人惊讶。据招股书披露,乐活的存货近九成都为水果,水果这种易腐败产品需要长时间冷链运输与保存,一旦存储和运输系统发生异常,食品受到污染或者发生变质,存货出现大幅减值,虽然在招股书中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均无出现存货减值的现象,但一旦出现此类风险公司仍将蒙受一定损失。

综合上述来看,不难看出,当前的乐活的财务状况算不上表现良好,甚至可以说是风险重重。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生鲜行业

最后,将目光聚焦到生鲜行业上。毕竟要想探究一家公司的成长性,还是要落地到其所处的行业上才好。

从市场交易规模来看,目前的生鲜行业仍是一个万亿级别的赛道。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生鲜市场交易规模约2.04万亿元,生鲜电商行业交易额为1620亿元,线上渗透率约为7.9%。整体来看,生鲜是万亿级市场,目前生鲜线上消费比例远低于社会商品电商渗透的平均水平,生鲜电商发展空间较大。

此外,公共卫生事件这一“黑天鹅”也变相地促使生鲜电商出现爆发式增长的现象。

据Fastdata极数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生鲜电商交易额达到1821.2亿元,同比增长137.6%,已超过2019年全年。布瑞克咨询分析认为,按照生鲜交易规模年均7%的增速,保守预计2020年生鲜电商渗透率将超过13%。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生鲜行业发展空间挺大的,但历经过“烧钱大战”的这一行业,目前颇有一地鸡毛的意味。

从生鲜行业的发展历史来看,2005年生鲜电商元年开启,2015年生鲜电商首次迎来爆发,各种生鲜业态纷纷试水,2015-2018年是生鲜电商融资的黄金时期,但问题也逐渐凸显,而至2019年该行业,甚至还出现来了“倒闭潮”。

3月,美团旗下小象生鲜常州店被爆关闭;4月,阿里旗下盒马鲜生宣布5月底关闭昆山某门店;11月,四岁的社区生鲜电商——妙生活被爆全部关店;6月份拿到6.34亿元融资的呆萝卜,资金链“暴雷”;12月,主攻武汉市场的生鲜电商吉及鲜,宣布融资失败,上海易果生鲜旗下的我厨被叫停......在这一背景下,乐活天下虽然挺过来了,但也急需“上市补血”,缓解现金流紧缺的风险。

从上述种种来看,不难看出,内忧外患的乐活天下的赴美上市之路恐怕很难乐活了。

更多精彩港美股资讯
相关阅读
点击下载
韩国色情片